一曲清音云水间

  大凡人是最易怀想的,面对季节更迭,总是难免怀恋过去或渴望未来,偏偏很难珍惜当下。所以伤春悲秋,历来不乏名篇佳构。可是,南风已起,你怎么能不侧耳细听那一曲曲笛声呢?

  那笛声或许来自一只江湖上漂泊的扁舟,皎皎孤月,滟滟清波,缤纷的落花拂上了人的长发和衣袖,而人在舟中,心在天涯……

  那笛声或许来自一角月色中朦胧的阁楼,檀香袅袅,风铃阵阵,氤氲的雾汽打湿了人的幽窗和衾枕,而夜已深深、人却无眠……

  也或许,那笛声,来自晨光中水声潺潺的溪畔,溪边清香四溢,鸟鸣宛转,而人目光澄澈,风度翩翩……

  也或许,那笛声,来自树荫下芳草萋萋的草地,原上露珠莹莹,野花点点,而人衣冠简朴,气定神闲……

  但也许,这笛声,来自山村小巷中一脸憨萌的稚子嘴角的柳笛;或来自细雨绵绵的荷塘畔柳亭里一个少女娇柔的唇边;或来自滚滚逝水边淡淡暮烟里一位沧桑老者悲怆的感叹……

  古往今来,那笛声已穿透了多少诗篇!那笛声里有古战场的苍凉和深闺中的幽怨,也不乏闲云野鹤或红尘眷恋。高适《塞上听吹笛》中“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戍楼间”一句,将一场战役胜利后短暂的平静中一位战士的思乡之情传播到很远很远。而王昌龄《从军行》的那句“更吹羌笛关山月,无郁金闺万里愁”更将千万里关山之外深深牵挂征人的心曲寄寓其中。直至疮仲淹的《渔家傲·秋思》中的“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更把将士们既投身于建功立业又承受着相思之苦的矛盾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唐代吕岩《牧童》一诗中却有着温馨的氛围。“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这又是多么令人羡慕的生活。元朝萨都剌的“天宫借得宁王笛,骑取萧郎赤凤来”则更富有浪漫美好的想像,道出了缱绻的红尘之思。

  时已初夏,诗人们应该早已酝酿了缤纷的色彩怡人的芬芳,在深深浅浅远远近近的天籁之中。那么,且驻足细听,云水之间,那一曲清音……

  作者简介:

  高敏,清原满族自治县诗词协会主席,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诗词研究会副会长。著有诗集《心灵的村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